任正非談孟晚舟:正常歷史長河中 磨難都會出英雄

時間:2019/12/10 14:38:00瀏覽次數:1209

華為創始人任正非12月2日在深圳接受加拿大《環球郵報》采訪,華為“心聲論壇”12月9日發布采訪紀要。任正非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,5月份以后,我們認為美國的最終目的是要消滅華為公司,孟晚舟事件只是起頭。只有加緊把自己內部的結構性調整做好,使產品開發體系適應制裁環境,堅決讓公司生存下來,才能有解決問題的方案。因此,5月份以后(華為)就有一些變化,要努力做好業務連續性。

  采訪紀要全文:

  1、Nathan VanderKlippe,《環球郵報》駐亞洲記者:非常感謝任先生能夠再次接受我這名加拿大記者的采訪。現在距離孟晚舟女士被捕已經整整一年了。因此,我想問問您一年前發生了什么。關于孟女士被捕,在加拿大發生的事情我們已經比較了解了,但在中國發生了什么,您個人身上發生了什么,我們了解得還不多。

 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,在孟女士在加拿大被捕前兩年,她就沒有去過美國了。請問華為是不是從2017年開始就已經知道美國正在進行調查而且孟女士正面臨風險了?

  任正非:孟晚舟事件應該是美國政治上的行動策劃。華為在美國市場長期受排斥,在美國已經沒有什么銷售,業務收縮了,高級干部去了也無事可做,為什么要去美國呢?所以都不去美國了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所以,不去美國并不是為了避免在當地被捕或者逃避法律問題?

  任正非:不是逃避。而是因為我們高管沒有工作需要去美國。我們早幾年就已經把美國市場當成一個小國市場來處理,授權代表處自己決策,因為銷售額太小了。

  2、Nathan VanderKlippe:孟女士在溫哥華被捕后,您是如何得知這一消息的?您當時在哪里?是誰通過什么途徑告訴您這個消息的?

  任正非:孟晚舟被逮捕的時候,我在中國,沒有出發去阿根廷。公司法務部門向我報告孟晚舟被抓,當時不知道是美國政府發動的這么大的打擊事件,以為只是某方面的誤會引發的事件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當時您本來也要去阿根廷。您一開始是不是也計劃從加拿大轉機?

  任正非:沒有,一開始就準備從迪拜轉機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孟晚舟被捕后并沒有直接給您打電話,而是通知了華為的法務部。您知道這是為什么嗎?她為什么給法務部打電話,而不是直接給您打電話?

  任正非:她當然應該首先通知法務部來處理,這是一個法律問題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您是否還記得,在您得知孟晚舟被捕后,您給法務部下了什么指示?您給他們下達了什么目標?

  任正非:沒指示,因為我不具體管法務部。我當時只是給高管講,請律師,以加拿大法律的方式向加拿大進行交涉。我們堅持走法律路線解決問題。

  3、Nathan VanderKlippe:您剛才說,一開始,您以為這件事是因為誤解,法律上的誤解產生的。那您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意識到這件事可能會更重大,不僅對孟女士來說更重大,而且還牽扯到整個公司的?

  任正非:美國發了“5.16”實體清單制裁禁令,我們就意識到孟晚舟是被作為一個政治抓手,美國想抓住孟晚舟作為籌碼來打擊華為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所以從去年12月到今年5月,您一直認為這件事是意外、是誤會造成的?

  任正非:我認為是這樣的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那您當時覺得應該以什么樣的方式解決這一問題呢?

  任正非:聘請律師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5月之后您又覺得應該以什么方式解決這個問題呢?您的想法有沒有發生改變,比如說您覺得這件事會持續多長時間,具體應該怎么解決?

  任正非:5月份以后,我們認為美國的最終目的是要消滅華為公司,孟晚舟事件只是起頭。只有加緊把自己內部的結構性調整做好,使產品開發體系適應制裁環境,堅決讓公司生存下來,才能有解決問題的方案。因此,5月份以后就有一些變化,要努力做好業務連續性。

  4、Nathan VanderKlippe:在加拿大被捕之前,孟女士還去過其他六個國家,這些國家也與美國簽訂了引渡協議。此外,她還打算從加拿大前往墨西哥和阿根廷。這兩個國家也與美國簽訂了引渡協議。在您看來,為什么華盛頓選擇在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呢?

  任正非:這個問題應該要問華盛頓才行。如果我們早知道華盛頓有這樣的決定,就不會去加拿大了,也不會連累加拿大夾在中間受苦受難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在加拿大有一種說法,美國認為加拿大是個軟弱的國家,美國提出的要求加拿大都會答應。您覺得這是否也是美國選擇加拿大做這件事的原因之一呢?

  任正非:我不這么認為,因為我認為加拿大是一個偉大的國家。加拿大人和美國人本來就是一個民族,在處理印第安人的問題上,加拿大和美國觀點不一致,才分裂成兩個國家的。在我心目中,加拿大人還要更偉大一些,加拿大人還更加高尚一些。禮貌和遵守規則并不代表軟弱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您覺得加拿大遵守了這些規則嗎?加拿大也因此承受了一些后果,包括在出口方面以及某些加拿大公民遭受的待遇。您覺得這些后果對加拿大來說是否公平?

  任正非:我不是講加拿大在這件事情上是不是遵守規則,而是講幾百年來加拿大處理印第安人的方式和美國不一樣,從這個角度看,加拿大是高尚的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在孟女士一案中,你覺得加拿大只是遵守了規則還是也在進行政治干預?

  任正非:我認為,孟晚舟事件明顯是美國的政治干預,加拿大蒙受了損失,應該讓特朗普償還給你們。

  Nathan VanderKlippe:孟女士被捕后,華為公司的第一反應是什么?是不是立刻讓孟女士的家人離開加拿大?她的家人在她被捕后還留在加拿大嗎?

  任正非:孟晚舟家人的安排,公司沒有介入。公司主要是在加拿大聘請律師,通過加拿大的法律,讓她的權利得到保障。

  5、Nathan VanderKlippe:華為如果想要報復加拿大,也是有方法可以報復的,比如說華為向加拿大電信運營商銷售設備,并且華為在加拿大也招聘了許多本地員工。但是您選擇不報復。為什么?你們是有能力對加拿大進行報復的。

  任正非:因為我們認為加拿大是一個偉大的國家。當美國走向越來越封閉的時候,加拿大應該走向越來越開放,開放會使加拿大獲得巨大機會。比如,現在一些大型國際會議,很多科學家獲得不了美國簽證,就可以在加拿大召開,美國科學家到加拿大也很近,不需要簽證也很方便。世界各國科學家都可以到加拿大去,加拿大作為一個新的科技中心崛起是可能的。我們選擇加拿大作為更好的發展基地,這個決心沒有動搖過。

  第二,在人工智能發展上,世界三位“人工智能之父”都在加拿大,因此我們也想圍著這些科學家加強在這方面的投入和發展。不因為孟晚舟個別事件影響我們在加拿大的戰略發展和投資,孟晚舟事件是會過去的,但是加拿大是永遠存在的,我們不能隨意放棄在一個國家的戰略發展。

  我們也注意到加拿大最近的辯論,加拿大有人提出“還是要選擇華為的5G”,如果加拿大真選擇華為的5G,我們會全力支持加拿大做好5G建設。原來我們認為加拿大在美國的城墻根下,想過放棄在加拿大做5G的打算。如果加拿大采用5G以后,可以利用人工智能的方案,冰凍地區的礦業生產采用無人生產方式;在無人駕駛技術上,華為處于世界先進地位的,先駕駛礦山設備,駕駛農業機械,例如可以實現無人農場,讓拖拉機24小時耕種。加拿大會增加很多農業生產、礦產,大幅提升加拿大人民的生活和物質財富水平。當然,還需要人去加油。

  加拿大有這么好的人工智能基礎,如果加拿大把人工智能作為國家戰略,是有可能處在世界前列的。

  所以,我們在加拿大的投資,不僅可以向加拿大“人工智能之父”學習很多理論知識,同時也可以用這個技術造福加拿大社會。我們不會輕易放棄一個國家,如果我們因為一件事就放棄一個國家、再放棄一個國家……,那我們在世界上就沒有立足之地了。

VIP客戶

  • 上海長寧煙草集團長寧煙草糖酒有限公司
  • 艾蒙斯特朗流體系統(上海)有限公司
  • 莫泰酒店上海桃浦店監控系統服務
  • 上海莘莊市容市政管理有限公司
  • 締展國際貿易(上海)有限公司
  • 康百世朝田液壓機電(中國)有限公司

咨詢電話:

021-51697581
掃一掃,關注官方微信
實時掌握逾仕最新動態
Copyright 2005-2021 逾仕科技(IT服務外包/系統集成),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/許可證號: 滬ICP備09088264號-6
021-51697581
在線客服

在線咨詢Online consulting
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感謝您訪問逾仕官方網站,如果您有好的意見或建議,請與我們聯系!
400-880-7581